但腾讯,却是一位精明的商人,深知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2018 年 3 月 8 日同一天,虎牙同样获得了腾讯的独家投资,高达 4.6 亿美元。

国内游戏直播平台之间的攻伐,大体上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在结束了早期龙珠直播、熊猫 TV、战旗直播、虎牙直播、斗鱼直播等豪强争霸的 战国时代 后,进入到斗鱼与虎牙的 楚汉争霸 阶段。如今,局势逐渐明朗,虎牙正在成为 强汉 ,而斗鱼,却走上了 西楚 的末路。

斗鱼本想以更加体面的方式离场——腾讯一度即将促成虎牙与斗鱼的合并,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随即以反垄断调查而这场合并叫停。现在看来,腾讯选择了虎牙。而斗鱼,成了没有奶的孩子。

谈论斗鱼的困境似乎为时尚早,目前,斗鱼仍然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直播平台之一。斗鱼旗下,仍然有 PDD、大司马、周淑怡等众多头部主播,粉丝效应明显。2021 年 Q1,斗鱼月活用户一度达到 1.92 亿。2021 年 Q3,斗鱼移动端月活用户突破 6190 万,创下历史新高。

除了外界的纷纷扰扰,斗鱼内部,也在悄然发生变化。2021 年 12 月 7 日,斗鱼联合创始人张文明,辞去董事兼联席 CEO 一职,结束了自己在斗鱼十余年的工作生涯。据传,张文明与斗鱼 CEO 陈少杰长期不和,张文明的出走,多少能够让外界感受到斗鱼内部的尖锐矛盾。

除了虎牙,过去并不被看好的 B 站直播,以及风头正劲的抖音直播,都在后面虎视眈眈。可是如今的斗鱼,却找不到破局的方向。

曾经的直播行业,得主播者得天下。在直播行业将近十年的野蛮增长下,主播行业逐渐形成了鲜明的金字塔结构,尤其是在直播带货行业,头部效应极其明显。前带货主播薇娅偷逃税 6.43 亿的新闻,一度震惊了大众对主播收入的认知。但是,头部主播人数非常稀少,头部之下的腰部、尾部主播,才是主播行业的大多数,而这大多数人的收入之和,却远远不及头部主播。

这样的现象,在游戏直播圈同样存在,只是没有如此夸张。2016 年,虎牙签约知名电竞主播 Miss,据传年薪高达 3000 万,连签三年将近一个亿,曾经让大众为之震惊。在游戏直播平台竞争最为激烈的时代,围绕头部主播之间展开的挖角,堪称那个时代的缩影。

斗鱼的前身是 AcFun 生放送,2010 年,边锋武汉以 400 万的低廉价格,收购了知名二次元弹幕网站 AcFun,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正式接手 AcFun。2013 年 1 月,受国外知名游戏直播平台 Twitch 启发,陈少杰开始孵化国内的中文游戏直播平台,即 AcFun 生放送。2014 年 1 月 1 日,AcFun 生放送直播正式更名为斗鱼 TV,再之后,陈少杰卖掉 AcFun,带着斗鱼 TV 自立门户。

独立之后的斗鱼 TV,向着游戏直播平台快速迈进。伴随着电竞产业在国内的飞速发展,围绕电竞赛事展开的直播,乘上了时代的东风。斗鱼将重点放在了热门的《英雄联盟》与《Dota》上,毫无疑问,陈少杰这次又押宝押对了。

2014 年 10 月,斗鱼先后签下了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若风,与知名《英雄联盟》解说小智。据传,二人的签约费皆为千万级,小智的签约费更是达到了 1500 万。2014 年 11 月 2 日,若风在斗鱼开播,直播间人数快速突破 250 万,远超其他游戏主播,明星主播强大的号召力瞬间凸显。

2015 年,背靠万达集团的王思聪,成立游戏直播平台熊猫 TV。公司成立第一件事,就是挖斗鱼的墙脚,而挖角的对象,直指 斗鱼一哥 小智与知名主播若风。这轮挖角,包括小智、若风在内,十多名头部主播,集体跳槽熊猫 TV。

此次斗鱼主播集体跳槽的原因,指向了欠薪。头部主播带来了巨大的流量,与此同时,逐年攀高的身价,也在让平台不堪重负。但是,头部主播是难以被替代的稀缺资源,与平台方有着强大的议价权,而在众多直播平台相互乱战的时代,这类稀缺资源,自然而然呈现出 物以稀为贵 的市场表现。

与此同时,斗鱼并没有找到很好的变现方法。加之头部主播的签约费非越来越夸张,融资就成了必然之路。

从 2014 年正式成立之初,斗鱼便获得了奥飞动漫 2000 万元的天使投资。2014 年 6 月,斗鱼获得红杉资本 20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2016 年 3 月,斗鱼开启了 B 轮融资,领投者正是腾讯,出资高达 4 亿美元。此轮融资过后,斗鱼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

2016 年 8 月,斗鱼紧接着开启了 C 轮融资,领投者依然是腾讯,凤凰资本加入,本轮融资高达 15 亿元,创下了直播公司融资纪录。

2017 年,斗鱼完成了 D 轮融资,本次的领投者是招银国际,斗鱼成为第一家进入 D 轮投资的直播公司,其估值超过了 100 亿元。

几轮融资下来,斗鱼已经成为腾讯系的直播平台,一时间风光无限。直播行业,也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的烧钱阶段。

但腾讯,却是一位精明的商人,深知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2018 年 3 月 8 日同一天,虎牙同样获得了腾讯的独家投资,高达 4.6 亿美元。腾讯式的 赛马机制 ,在斗鱼和虎牙之间悄然上演。而斗鱼和虎牙的对手们,在一轮又一轮的烧钱大战中,慢慢掉队了。

对于此时的直播平台而言,过于强势的头部主播,已经成了一把双刃剑。除了头部主播过度虚高的身价外,一旦主播跳槽,平台方往往缺乏应对的方法。而这其中,以冯提莫离开斗鱼,最具代表性。

2019 年底,前 斗鱼一姐 冯提莫突然宣布,已独家签约哔哩哔哩直播,震惊了直播界。

冯提莫早在 2014 年就已经在斗鱼开启了直播生涯,是一位彻彻底底由斗鱼孵化的头部主播。2018 年,冯提莫获得斗鱼年度十大巅峰主播奖,并多次以嘉宾的身份参加各大卫视的综艺、晚会,堪称主播行业的代表性人物。2019 年,冯提莫与斗鱼的合约到期,双方一直没有就续约一事达成一致。就在外界猜测冯提莫的下一站是哪的时候,彼时名不见经传的哔哩哔哩直播,居然成了她的下家。随后,斗鱼删除了冯提莫在斗鱼直播平台的所有痕迹。而冯提莫离开的时候,她的打赏排名,依然排在斗鱼主播前 100 名之内。

哔哩哔哩直播背靠 B 站,此时的 B 站,正在积极寻求破圈,游戏直播就是它主攻的方向之一。冯提莫入驻 B 站后,她所在的游戏分区,依然是 英雄联盟分区 ,此时的《英雄联盟》,已经可以用炙手可热来形容。

2019 年 12 月初,电竞圈被一则消息惊掉了下巴。据传,B 站凭借 8 亿人民币,击败了斗鱼、抖音,获得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中国地区的三年独播权。当时的 B 站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 小破站 ,外界普遍认为,这场竞争的胜利者会是斗鱼,但结果却大大超出了人们的意料。

如果说头部主播是稀缺的难以复制的优质资源,那么像《英雄联盟》这样的游戏,更是近乎无可替代。B 站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斗鱼,仍然迷失在头部主播的流量里。

在游戏直播行业逐步走向正规化后,游戏直播版权就成了绕不过去的坎。而很多时候,游戏直播版权并不是钱能够解决的。

腾讯很早就入股了 B 站,是 B 站的股东之一,腾讯与 B 站之间是合作大于竞争的关系。B 站获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独播权,腾讯甚至乐见其成。借助 B 站强大的社区文化,《英雄联盟》的影响力,可以辐射到更广的维度。

但腾讯与字节跳动是直接竞争关系。众所周知,字节跳动旗下包括抖音在内的直播平台,是无法直播腾讯旗下的《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的,双方甚至因此对簿公堂。多次交手下来,腾讯皆胜诉,法律站在了版权保护的一边。缺乏头部电竞游戏直播权的字节跳动,很难在竞争中占据优势。

而国内游戏直播平台,又以电竞游戏直播热度最高。当腾讯将斗鱼和虎牙同时握在手里的时候,两家直播平台都不缺热门赛事直播。但是,当腾讯注定需要放弃一个平台的时候,被放弃的一方,将会在与对手的直播中劣势尽显。

如前文所言,斗鱼一直没有找到一条更好的变现之路。虽然头部主播夸张的礼物打榜数据喜人,但其中存在的水分,斗鱼冷暖自知。为了营造欣欣向荣的氛围,斗鱼直播间的人数,同样呈现出非理性的增长规模,甚至达到过数以亿计。而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2021 年中国网民的数量,也才 10.11 亿。

直播平台攻伐的下半场,B 站走出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B 站当初决定搞直播,并不被外界看好,大众普遍认为它入局晚了,错过了直播发展的黄金期。如今看来,直播行业的变化,总是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以 A-SOUL 为代表的 Vtuber 圈 的高速发展,成为了一种现象,有趣的是,A-SOUL 的背后正是字节跳动。而《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落户 B 站后,并没有出现水土不服,去年结束的 S11,B 站直播间人气峰值最高达到了将近 5 亿,观看人数同比增长 20%。不仅如此,B 站还为 S11 上线了无障碍观赛直播间,凸显人文关怀。

而缺乏赛事直播权的虎牙和斗鱼,却祭出了色情擦边球内容博眼球,令人大跌眼镜。

事实上,对于斗鱼的发展方向,陈少杰与张文明并未达成一致。张文明主张泛娱乐化,将直播切入到生活、音乐、美食等众多垂直领域。而陈少杰则主张以游戏为核心,所有布局都需要走 游戏 +。

而在斗鱼的持股比例中,陈少杰高达 50.22%,张文明只有 3.91%。随着去年年末张文明从斗鱼离职,斗鱼正式告别了双 CEO 时代。同时,这可能也预示着,斗鱼将继续专注于游戏领域。

我们无法断言张文明的发展方向是否会让斗鱼的处境有所好转,但如果能够不再 一条腿走路 ,或许斗鱼会有更多的选择。

斗鱼的下家在哪?也许,这才是斗鱼最关心的问题。可能现在并不是接手斗鱼的最佳时刻——虎牙极有可能在这场竞争中获胜,B 站、抖音等直播平台随时虎视眈眈,如今斗鱼所处的境地,堪称前狼后虎。加之斗鱼的市值仍在一路下跌,抄底也还不是现在。

而在这场残酷的竞争中,有一点也许值得期待——天价主播的时代,可能会走到尽头。当平台方重新掌握了主动权,更为稀缺的游戏直播权成为必要品,同样极度依赖游戏的主播,又有多少跳槽的余地呢?

作者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