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些流传的训练照片中,小孩子光着上身做一些枯燥的动作,视觉冲击力很强,看起来甚至有些残忍。陈一冰也承认说:“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体操是很苦的,我不否认我小时候训练是很痛苦。”他把以前的训练方法和成才方法,归纳为“旧体操”,说“以前家长会认为只要让孩子训练了,就抱着成龙成凤的思想”,而“教练以前的认识也不够好”,有时候会“强逼”孩子们训练。

“但现在你再看很多小朋友训练,其实很多人很开心。”陈一冰觉得,如今的家长和教练们认识也改变了很多,“很多家长的目的是让孩子增强体质和灵活性,教练也会看孩子有没有兴趣,有没有天分。”

不过,他也承认,目前国外练体操的门槛比国内低很多,尤其是美国,“体操俱乐部的数量,比中国在训练体操的人的数量还多”。他描述了理想的训练小朋友的体操馆场景:体操馆里有软软的海绵垫子,游乐园里才有的蹦床,还可以把双腿穿进吊环荡秋千,在很大的自由操场地上玩追人游戏,把高高的垫子拿来当藏身的道具捉迷藏,他说,这就是国家队总教练黄玉斌提倡的“快乐体操”。

他说得让孩子们把体操馆当成游乐场,先让他们玩起来,有了兴趣才会去真正练体操。“即使不愿意走专业路线,也可以多一个特长,体操是很多项目的基础,就算中途喜欢别的项目了,去练那些项目也会有一个很好的基础。”

不过,陈一冰也表示,如果真的想走专业路线,那确实得做好付出、伤病的准备,因为“任何职业项目都残酷,否则怎么可能超越所有人登上最高领奖台?”

“踢足球的、打篮球的哪个脚、膝盖没伤?打网球、羽毛球的哪个手腕、肩没伤?练体操的可能更多一些。但是,你坐办公室打字时间长了脖子还有伤病呢!”他说,“只要你是有兴趣的,你开心的,你觉得值得的,你就愿意去付出这些,对吗!所有职业不职业你可以自己选择!”

陈一冰也展示了自己训练中受伤的照片,被鞍马磕到出血之类的,让他女友何雯娜很是心疼,但他自己倒是乐呵呵地说“正常”。陈一冰认为,一旦走上职业的道路,虽然训练残酷,但自然会有快乐的一面,那就是战胜对手战胜自己,“那个时候你就会特别特别开心,有超高的成就感,你平时付出的汗水、泪水、血水你都会觉得正常。”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作者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