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日讯(全媒体记者 杨洁规 通讯员袁朝晖 实习生杨蓉 张宇萍)今天是第35个国际禁毒日。按照《禁毒法》的规定,两次以上吸食毒品被公安机关处理过(登记在册)的将被处以为期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

高墙内的两年,戒毒人员如何度过?国际禁毒日前夕,三湘都市报记者来到株洲市强制戒毒隔离所(下简称为“株洲强戒所”)进行探访。

强戒毒人员入所的第一站是在生理脱毒区,这里就像是一个小型医院,配备有治疗室、化验室、X光室、B超与心电图室等医疗设施设备。生理脱毒区是对戒毒人员开展急性脱毒治疗的区域,这个时间段大约是1个月。

“戒毒主要是戒除身体的毒瘾与心瘾,身体对毒品的依赖性30天之内基本可以摆脱,关键在于心瘾难除。”强戒所干警介绍。

随后,要在教育适应区呆1到3个月,接受法制教育、思想政治教育、文化教育、健康教育、戒毒认知教育,以及场所适应性教育训练。

第三站就到了康复巩固区,这里综合运用行为管理、教育矫治、习艺劳动、康复训练等方法,对戒毒人员开展日常戒毒矫治的综合功能区。

出所前3个月,戒毒人员会到回归指导区生活。这个区域会模拟社会环境,帮助戒毒人员恢复家庭和社会功能,所以会实行相对宽松的管理模式,就餐地点也不会和之前阶段的人在一起。这个区域有心理咨询室、健身房、音乐茶座、美发中心等各种娱乐活动室,戒毒人员在这里可看书看报,喝喝咖啡,互相交流。

虚拟现实(VR)戒毒,被认为是科学化、专业化戒毒发展道路上的又一重大举措。

29岁的戒毒人员阿俊头上戴着VR眼镜,可以看到360°全景还原酒店、KTV等吸毒场景,在放有毒品、吸毒器具和普通物品的虚拟现实场景中漫游。突然,视野内的一切开始摇晃,房间垮塌,天崩地裂,阿俊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一定时间的VR戒毒训练后,阿俊对面的电脑里已经记录下他的心率、各阶段注视时长、闭眼时长等生理指标。这些数据可以提供阿俊的戒毒线索、毒品渴求度等信息,从而帮助干警有针对性地制定戒毒方案。

强戒所干警介绍,通过利用VR可以构建高仿真的吸毒场景,以刺激诱发戒毒人员心理渴求,结合使用厌恶疗法和脱敏疗法等逐步减轻戒毒人员对毒品的依赖和渴求,帮助戒毒人员逐渐戒断“心瘾”,再进一步配合认知康复训练,减轻或修复戒毒人员大脑的认知损伤。

(6月24日,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进株洲强制戒毒隔离所,与阿明、钢子交流。)

39岁的阿明已经强制戒毒一年半时间,他曾是长沙某高校毕业生。2010年毕业不久,在株洲与人合伙经营一家公司,两三年就有四五十万元收入。此时的阿明在亲戚眼里,是一个懂事听话的孩子;在同事面前,是一个有责任心的领头人。

2013年的一天,阿明和朋友一起去酒吧玩,经过一番推杯换盏后,阿明喝醉了,看着阿明醉醺醺的样子,朋友拿出一瓶“醒酒药”,告诉他只要吸几口,就可以快速醒酒。信以为真的他就这样吸了几口,当时他并不知道,这瓶所谓的“醒酒药”就是。

“当时就感觉心里挺舒服的,有一种畅快感,也不那么想吐了。”此后,成了他醒酒的良药。从喝了酒才想吸,到后来的不喝酒也想吸,很快,阿明吸食毒品的次数开始增加,用于购买毒品资金也日益增多,在吸毒的这不到半年时间里,阿明几乎不事工作,还染上了赌博恶习。平时的收入已经无法支持自己吸和赌,于是,阿明开始编造各种谎言向亲人、朋友们借钱,花光几年攒下的积蓄后,还欠下40多万元外债。

阿明也曾尝试过戒毒。2015年,公司关门后,阿明删除了“朋友”们的联系方式,只身前往长沙发展,且换了两份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之前的“朋友”又联系上了他,又过上了颓废萎靡的生活。

2020年8月,阿明在一次吸毒时,被警方抓获,因吸毒成瘾,随后就被送到了株洲强戒所接受戒毒。

26岁的钢子,是名“95后”,与阿明等戒毒学员不同的是,他是被父母“大义灭亲”,送来强制戒毒的。

钢子是14岁那年开始吃盐酸曲马多的,当时从比他稍长的年轻人口中得知,吃这种药“好玩”“可舒服了”。刚开始他一次吃2片,吃了几回之后就没感觉了,然后他就加大了剂量,从几片到几十粒,最多一次吃过50粒,是正常用量的几十倍。“吃完了有一种‘飘’的感觉,想什么有什么。”

“曲马多”在医学上主要作为镇痛类药物,长期服用或短期内大量服用可能会产生药物依赖甚至成瘾,被人当成一种新型“软毒品”,在年轻群体之间滥用。

随着钢子的药瘾不断“升级”,他的身体越来越差,每次量一大,就会出现类似于羊癫疯发作的症状,“抽搐、晕倒20多次。”

去年5月,钢子因出交通事故,住进医院。住院期间,钢子的药瘾来了,直接在病房里吃起了曲马多,被父母抓了现行。无奈,钢子父母选择“大义灭亲”。“谁不爱惜、谁不心痛自己的儿子,我只希望他能早日戒毒,做回一个正常人。”到强戒所来探视儿子时,钢子父母痛心地对干警说道。

“刚进来的时候,特别恨父母的这个举动,现在懂了,他们是为我好。”交谈中,钢子透露,除了父母,最愧对的就是相恋7年的女友。原本进强戒所后的4天,也就是2021年5月21日,是两人约定去领结婚证的日子。“出去以后要重新做人,再也不吃了。”

作者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